|
晟道私募股权投资,控股投资,江中食疗,消费赛道

薛宇宁:引导基金正走出一条“中国特色”之路

修改时间:2020-07-27 11:39:00 浏览次数:26次
通过控股性投资的路径,反而能更好与当地产业(实业)发展绑定更深。

近日,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,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的“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”在深圳举行。本次峰会以“逆势破局,FOF重启”为主题,来自政府部门、行业协会、母基金机构、直投基金机构、媒体等代表近400人共聚一堂,探讨中国母基金行业的发展之道。

4.jpg

其中,在本次峰会、主题为“精修内功,政府引导基金赋能产业之道”的圆桌论坛上,晟道投资CEO薛宇宁,应邀与深圳福田引导基金董事长王仕生、善达投资董事长伍长春、上海科创投集团副总经理朱民、广州市中小基金副总经理柯加良,一同围绕政府引导基金的发展现状、政策性目标与市场化运作的协调等问题展开了分享与探讨。

3.jpg

晟道投资CEO薛宇宁从基金管理人、控股性投资的角度,分享了他与政府引导基金合作的些许体会:政府引导基金正走出不同于欧美主权财富基金、大学基金的特色之路,而通过控股性投资的路径,反而能更好与当地产业(实业)发展绑定更深。


薛宇宁谈到,政府引导基金正走出一条“中国特色”道路。首先政府引导基金的目标与定位是扶持实体经济展开,起到产业资金引导、促进本地产业经济发展的作用;其次政府引导基金正在朝市场化、专业化方向走,但受引导目标与资金属性所限,以及各方诉求不同,不能完全市场化。从这两点来说,引导基金与欧美的大学基金、欧洲主权财富基金等完全不同。

去.jpg

“目前中国最聪明的两种人在做政府引导基金,一部分是公务员,另一部分来自于以前的专业投资机构,在这个行业里做得好的人,才能做政府引导基金。然而引导基金要促进当地产业发展,有时候纯市场化的操作方式不一定能满足各方诉求,所以会用一些其他手段来实现。”


“我们的出资人不一定是市场化LP、也可能是财政的钱,也可能是政府引导基金。”薛宇宁介绍道,晟道投资在管的基金规模中,有20%-30%来自于政府引导基金。在资管新规后,晟道通过做控股型投资,围绕着当地产业经济的实际需求,帮各地政府解决问题的方式做基金,帮助当地解决问题。而通过控股型投资去做实业,反而能和当地绑定更深入。“你不控股一个企业,怎么能给当地带来更多的东西呢?”

 

善达投资董事长伍长春对此表示赞同,他谈到GP要管好政府引导基金,一定要让政府引导基金形成一个可持续发展,形成良性的闭环,这个闭环形成能良性循环发展下去,政府引导基金才能真正持续发展。

1.jpg

最后深圳福田引导基金董事长王仕生,总结了深圳福田引导基金在近5年市场化发展过程中的成果:首先是促进了创新资本形成,解决了中小科创企业的融资问题;其次是引导资金脱虚向实,投向实业;最后是完成了招商引资任务,引导当地产业转型升级。“截止到今年上半年,总共有58家实现上市,同时投资了45个独角兽。”

 

王仕生认为,未来政府引导基金要向市场化、专业化发展。不仅是“投资行家”,也要是“当地营商环境的缔造者”。